观察:高质量发展的“一带一路”,给企业带来哪些机遇?
信息来源: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19年09月29日
阅读量:

今年4月在北京召开的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取得丰硕成果。企业要更好地融入“一带一路”,有必要先从宏观层面把握“一带一路”的发展方向,进而从中发现和找准切入点和适合参与的领域。

,

关于第二届高峰论坛取得的成果,可以用四个字来简要概括: 

.

第一个字是“共”。包括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联合国秘书长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等在内的40位领导人出席峰会。来自150个国家、92个国际组织的6000余名外宾参加了论坛。参与共建“一带一路”的各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以及官、产、学界代表,共商如何推进国际合作,如何实现共赢发展。

.

第二个字是“明”。本届高峰论坛确立了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的明确目标,指明合作方向。高质量是“一带一路”下阶段发展的关键词,“一带一路”将是崇尚创新的发展、注重绿色的发展、重视廉洁的发展

.

第三个字是“实”。中国与合作伙伴国签署了一系列合作协议和项目,搭建了很多功能性的合作平台。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在交通、税收、贸易、审计、科技、文化、智库、媒体等领域同中方签署了100多项多双边合作文件。一些国家和国际金融机构同中方签署了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文件。 

.

第四个字是“暖”。“一带一路”聚焦消除贫困、增加就业、改善民生,让参与国民众感到更加温暖,更有获得感。“一带一路”建设,不仅注重经济合作等方面的“硬联通”,更注重温暖人心的“软联通”。

.

高质量发展给企业带来哪些机会?

.

机会之一:绿色丝绸之路和创新丝绸之路建设,将给生态环保类和创新类企业带来无限机会。

.

“一带一路”要实现可持续发展,下一步要把“绿色”作为底色,把“创新”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把低碳环保产业、电子商务、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智慧城市建设等最新科技和理念运用到“一带一路”建设上来,助力合作伙伴国的跨越式发展和高质量发展。 

.

机会之二:基础设施建设和物流交通等领域大有可为。

.

“要想富,先修路,要快富,建高速,要闪富,通网络”。很多沿线国家基础设施薄弱,国与国之间、城市与城市之间,“断头路”“肠梗阻”的地方很多,需要疏通的节点不少。

.

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仍然是重中之重,这无疑会在修桥、铺路、建港口、网络和空间信息走廊建设等方面为企业带来无限参与机会。

.

达累斯萨拉姆是坦桑尼亚最大的城市,也是东非最重要的港口之一。2017年6月,中企与坦政府签订达累斯萨拉姆港口的设计、建设、加深和强化工作合同。(图片来源:国际在线)

.

坦桑尼亚前总理平达在重庆考察时曾表示,坦桑尼亚有又长又宽的内河,但内河港口建设尚处于起步阶段,希望借鉴中国长江沿江开发的经验,改善国家内河航运条件。 

.

机会之三:农业、渔业等领域值得长期投入和关注。

.

据了解,高效农业在很多非洲国家还没有得到推广,靠天吃饭仍是常态。规模海水养殖、海洋捕捞在不少沿海国家还是空白。目前从事农林牧渔的走出去企业数量不多,沿线国家市场潜力巨大、开发需求迫切。

.

肯尼亚第二大城市蒙巴萨紧临印度洋,是全国重要工商业中心,其港口为非洲东海岸最大海港。蒙巴萨市长表示,特别希望中国能有海洋捕捞企业来帮助蒙巴萨发展海洋渔业。 

.

机会之四:第三方市场合作会给企业带来新的发展空间。

.

“一带一路”秉持开放包容、互利共赢的 原则,中国愿意同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国际社会共建“一带一路”,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发挥各自比较优势,打造中国与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三方共赢的模式,共同做大做优世界经济“蛋糕”。

.

目前,中国与日本、法国、英国、意大利等多个国家达成了在第三方市场开展合作的协议。中国企业与发达国家企业优势互补,在基础设施、能源、环保、金融等领域具有广泛合作前景。

.

规避风险是企业走出去的必修课 

.

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必将给企业带来无限商机,但企业在抓住机遇的同时,识别和防范风险也至关重要。

.

目前,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面临的风险种类很多,分为政治风险、经济风险、法律风险、 跨文化融合风险、安全风险、舆论风险等多种风险,我国企业走出去要学会诊断风险,加强风险管控。 

.

政治风险是指一个国家由于各种政治力量的斗争,使其投资经营环境发生变化而影响外国企业投资 的状况。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局更迭频繁, 一旦出现社会动荡和政治波动,企业投资就会面临很大风险。

.

经济风险是指由于东道国经济和市场因素变化而导致的损失风险,如汇率风险等。经济风险是企业对外投资面临最多、情况也最为复杂的风险。如在信用风险方面,有的国家先期承诺会有很多政策优惠,但一旦到该国投资后,实际兑现比较慢。 

.

法律风险是指因东道国法律制度不健全或执法歧视、投资者法律意识不强等导致的风险。沿线国家法律制度和执法环境各不相同,投资者需全面深入了 解,避免投资风险。其中最常见的是劳资纠纷,主要是企业对东道国的劳动用工、工会、福利、保险等法律不了解或遵守不到位而导致。 

.

文化风险是指由于对东道国语言、风俗、宗教信仰等方面了解不够所带来的风险。由于国情不同、文化不同、员工价值观不同、企业管理理念不同,对外投资企业与当地安徽快3赌博融合有一定难度,与其当地员工沟通成本较高,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投资合作的成败。 

.

安全风险包括传统安全风险和非传统安全风险。传统安全主要指军事、政治和外交冲突带来的威胁。非传统安全主要包括恐怖主义、跨国犯罪、商品走私、非法移民、海盗、洗钱、疾病蔓延、自然灾害等。我国企业人员要善于防范这类风险,既要“走出去”“走进去”,也要能安全“走回来”。 

.

舆论风险是指境外投资企业的某些不当经营行为有可能成为国际媒体和不友好势力借机炒作的风险。这类风险具有生成机制复杂、扩散性强、负面影响大等特点,企业对外投资时必须时刻注意规范自己的经营行为。 

.

尽管风险不少,但“一带一路”总体上是机遇大于风险。走出去的企业一定要主动了解并融入当地社会,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将参与建设的项目打造成“一带一路”的靓丽名片,从而推动“一带一路”高质量发展。(来源:丝路瞭望)